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旧履新痕

我哒哒的马蹄是美丽的错误,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

 
 
 

日志

 
 
关于我

跫音得得,岁月如歌,对生命的最好诠释大概就是行走。一路上,或绚烂之极,或真水无香,洋洋洒洒地来去。不必刻意把什么攥在手里,心里有爱,肩头有情,抵御风寒,足矣……

网易考拉推荐

一门课卖出5000万,网红教授动了谁的奶酪?  

2018-03-19 18:30:46|  分类: 记忆蕃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门课卖出5000万,网红教授动了谁的奶酪? - 御笔临风 - 旧履新痕

几天前,“得到”app,创下世界人数最多最大课堂记录,薛兆丰的经济学课竟然有25万多人订阅! 
想想看,25万人,同时收看收听一位教授的课,而且是付费的!
199元订购一年的课。
“得到”大师课,一位大师就创下5000万的收益。与得到55分成,薛兆丰一年下来有2000多万收入囊中。

也是几天前,网上爆出,薛兆丰辞去北大教授了。
有人说是被人排挤,也有人说是眼红。
总之,讲“租”的薛兆丰,没了北大——中国第一学府教授的头衔,也没了丰厚的“租”。看来这个"租"已不足以再让他以身相许。

薛兆丰,经济学者,任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前身中国经济研究中心)教授,北京大学法律经济学研究中心联席主任。美国西北大学法学院(Northwestern UniversitySchool of Law)博士后研究员,北京大学"法律经济学研究中心"研究员,美国乔治·梅森大学(George MasonUniversity)经济学博士。曾在梅森大学讲授"法律经济学"课程,现正从事"公共选择"与"法律经济学"领域研究。兆丰在过去十年发表数百篇经济评论和文章,其基础扎实,言辞洗练,思想一贯,持续影响了读者对市场经济的认识。兆丰1997年建立个人网站"制度主义时代",2000年被《新周刊》评为顶尖人物,2002年出版《经济学的争议》,2006年被《南方人物周刊》评为中国十大青年领袖,2008年出版《商业无边界--反垄断法的经济学革命》。2009年出版《经济学通识》。薛兆丰一直强调"改造世界,非经济学所长;但改造世界观,却是经济学的强项。[1] "

词条里说他的文章和评论,其基础扎实。言辞洗练,思想一贯,听过他的《薛兆丰的经济学课》,颇有同感。他讲的经济学课里面也有很多专业术语,也引用很多经济学大师学说观点。但是,通过他的解读,娓娓道来,那些艰深晦涩的学术,变得接地气,有了烟火味道,既通俗易懂,又趣味横生。

我之前有买过经济学书,还是同学介绍最通俗的那种,可是,看了几十页就啃不动了。现在被信息包围,时间严重碎片化的当下,再想读大部头,更是有心无力。199元买下课程,听北大教授按你的知识水平给你量身打造课程,而且,有互动答疑讨论,也不亚于课堂啊。一年的时间,用碎片时间系统地学习,学不会可以再学,反正已经订购终生拥有,不值吗?
25万粉丝不傻,精着呢!

但是,人红是非多!“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自古如此。
薛兆丰的快速“网红”致富,绝对让他的同道中人不舒服。凭啥?我在大学讲台上辛辛苦苦讲一辈子,还比不上你一年的收成?你是大学教授啊,北大给了你名利,不是要坐得住冷板凳,守得住清贫吗?

北大经济学教授汪丁丁写出质疑文章《汪丁丁:为什么付费买到的只能是三流知识?》“简要地说,一流知识的特征是,人类在数百年里只有数次机会与具有根本重要性的问题相遇,如果你幸运地遇到了这样的问题而且你获得了重要性感受,那么根据“怀特海三段论”,你就有了表达自己的这一重要性感受的冲动。注意,此时,你绝不会为了让大众理解你的表达而扭曲你对重要性感受的表达。
大众付费要求接受什么样的知识?这就是我观察几个月的感受,自从去年罗胖儿和脱不花到湖畔居与我喝茶,我就开始关注他们的商业模式,而且至今仍提供道义支持。可是,我无法忍受这一商业模式的折磨,它要求我反复改变自己的表达直到商业团队认为大众能够理解。我也试着为舒立团队的同类要求折磨自己的表达,在夏威夷海边,但都失败了,我不可能背叛我自己。”能够与金钱和权力交换的知识,必定是三流的,因为表达方式不可能继续忠于只有一流知识才可表达的那种重要性感受。”
呵呵,在汪教授的心里,原来知识也分三六九等的,就像人类社会的阶级分层。遗憾的是百度谷歌几遍都没有只言片语,难道是汪教授的发明创造?
汪教授的观点很有意思,一流的知识,说白了就是普罗大众不可企及也无法理解的,是一流人才配拥有和学习的。能为普罗大众接受和认知的必定是三流知识。
其实,汪丁丁也曾致力于媒体发声的,他在很多纸媒上发表文章,如《读书》《社会科学战线》等。从他文章中也有说,罗振宇的“得到”也曾与他联系合作,只是他不能转换思路,把一门大学讲堂的课用普罗大众能接受的语言转换成“知识产品”就像他所说的他是不屑于把自己的一流知识,降低成三流知识惠及万民的。遗憾的是纸媒的影响力总是有限的,名利都无法与互联网大行其道的知识付费运作相比。
对于汪的观点,薛兆丰也有回应,而且很精彩。
“我们的专栏《薛兆丰的经济学课》有一个意义,那就是尽力消除“知识”的神秘感。很多人在接触经济学——乃至其他学问以前——都会对这门学科感到“不明觉厉”,也就说虽然看不明白,但还是觉得很厉害。
确实,有这样一些学者,以为知识天然地就分为三六九等。但在我们的专栏所讲解的知识体系看来,知识的深浅轻重,是以理解现实问题为导向、以解决现实问题为准绳的。没有什么知识是天生就高人一等的。这也是第38讲——哈耶克的“知识在社会中的运用”一文——成为专栏核心内容的原因。
同样,也有一些学者,有意无意地把生搬硬套、牵强附会、囫囵吞枣和故弄玄虚当做做学问的一种境界。而我相信,哪怕再深奥的知识,也能够清晰地表达出来。反过来,一种思想,如果表达得不清不楚,那别人也无法指出它的错误。那些只能用来“端着”的知识,在信息爆炸的时代,已经越来越没有市场了。
当然,知识的价值与付费与否无关。古往今来,几乎所有学生都得付费方可求学,几乎所有教师都要收费才愿意讲课。他们的思想的价值,不会因为付费而打折;而有大量流传甚广的谬误与偏见,也不会因为免费而增值。把知识的价值与付费与否相提并论,本身就是一种浅见。
网红教授5000万神话之后,是是非非多了起来,大学教授,端了公家的铁饭碗是不是就把所有时间和学识都卖给了大学?显然不是,于丹、易中天教授活跃媒体很多年了,为知识传播,社会文化建设做了很多有益的尝试。不同的是,他们没有这么猛的财富故事!
个人私下揣测,也许真的像网上说的薛兆丰的学术造诣并非一流,但他能把深奥的经济学知识智慧地传递给25万弟子,让经济学走下神坛,普惠大众,这本身就是意义。而网上的一次课准备起来也并不简单,每一课都至少用8倍以上的时间去查找资料,备课,还要转化成文字和音频版,其背后付出的心血可想而知。
只看人前享福,不见人后受苦。见不得人好者一般如此。
其实,令人惴惴的应该是眼下的教育体制,大学以后会有更多的网红教授走出大学象牙塔,走进寻常百姓广大青年的移动客户端。在民办高校,学生每节课也要有40元的成本,一门课下来少说1000元,加上住宿,生活费就更高。这是一次性的课堂,不能反复听的。学生还会逃课,因为不好听不想听。如此看来,所谓的知识付费,从大学收费的那年起,知识何曾免费过?大学的课堂,是不是每门课都是货真价实,却有待商榷。
知识付费app的红火,让稀缺资源不再稀缺,当有更好的渠道可以获得自己喜欢的知识,而且更方便快捷,相比刻板陈旧的大学课堂的前途真的堪忧了,那些没有真才实学的老师们,奶酪不保也是早晚的事了。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