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旧履新痕

我哒哒的马蹄是美丽的错误,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

 
 
 

日志

 
 
关于我

跫音得得,岁月如歌,对生命的最好诠释大概就是行走。一路上,或绚烂之极,或真水无香,洋洋洒洒地来去。不必刻意把什么攥在手里,心里有爱,肩头有情,抵御风寒,足矣……

网易考拉推荐

在或不在  

2012-02-22 11:26:38|  分类: 记忆蕃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疑惑了40多年,我最终还是相信了,你是爱我的。

       你的爱,无声无息,看不见行踪,即便阴阳相隔的两个世界,我也终于隐隐约约感受到了,那来自父亲的不舍。

       昨夜,在梦中,有你。在童年那个低矮草屋,你进进出出忙着,连话也没说一句,但很确定,那个人是你。你要去伊都,那是个什么地方?梦里是很清楚的“伊都”这样两个字的地名。

      忽然,醒来,去趟洗手间,赶紧上床闭上眼睛,希望能接着做梦,然而,碎片一样,再也接不起来了。

     这许多年来,我一直希望能梦见你,记忆里没有你的形象,给我一个想你的凭借也好啊。

     我差10天满一周岁的时候,你走了,以一种很残酷的方式。

     我的人生里,只有母亲,含辛茹苦的母亲。父亲是一个谜,不敢问只能猜测有时怨恨的谜。

      很小时候,二姐去生产队的井挑水,回来,放下扁担就开始哭,正在做饭的母亲问原因,二姐抽抽搭搭满脸是泪,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母亲说,走的时候还好好的,和谁打仗了?我那时是二姐的跟屁虫,很响亮地告诉妈妈,没有!母亲把水倒进水缸,抄起棍子打向二姐,边打边骂,你个死鬼,上孩子这儿找不痛快,谁让你死的?你和谁抱屈啊?不准你回家,滚得远一点……我听得一头雾水,二姐却真的不哭了,像梦里醒过来一样,干活去了。

      长大以后,母亲才告诉我,是父亲的魂伏在二姐的身上回家来了。

      父亲生前很喜欢二姐,说她聪明,长大能开飞机。

      父亲死后也常来找二姐的麻烦,每逢年节,二姐要是忘了烧纸,就会不明不白地生病,直到烧了纸赔礼道歉之后才能好。

      有时候,我倒是羡慕她,不管怎样,总有一份特别的关注。

      我是很少给父亲烧纸的,除非回老家。到坟前一次烧上几百块钱的,冲着坟头,爸,用不完,你就存银行吧。既是尽孝心也有几分调侃。我觉得,这都是活人的心意而已。

      二姐呢,逢年过节,若不能回去上坟,就在十字路口烧纸,每次都会写上我的名字,替我尽一份孝道。

     去年夏天,也做了一个梦,父亲在梦里和我说,去看看你二姐,她说要来。我在梦里还想,父亲不是死了吗,二姐来是什么意思?醒来赶紧给二姐家打电话,姐夫接的,说没什么事情。又电话二姐,说到这个梦,二姐说她好好的,不用担心。后来二姐说,差一点就不活了,我的电话开导了她。特别是说到父亲,那一定是他不想看到的。

      这么多年,我只梦见父亲两次。

      这是一种很特别的感觉,你说他在吗?分明不在,你说不在,又能感觉到他在。是不是从撒手人寰的那刻起,他就牵肠挂肚这40多年?当年重病之下的他选择逃避,但似乎并没有逃脱掉,抑或是他放心不下?

      父亲过世已经40多年了,不是早该进入下一个轮回了?母亲说,他是横死的,阎王不管庙门不收,哪有轮回?

      去年回山东,到金陵寺看在那儿做居士的表侄女,母亲嘱我给父亲挂个牌,做个了断吧。

     300元钱,挂了一个牌,寺里的师傅说,有这个牌,他才可以进庙门听经,超度……

     我心里也有了一份安宁,算是为父亲做了一件事。

  评论这张
 
阅读(11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