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旧履新痕

我哒哒的马蹄是美丽的错误,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

 
 
 

日志

 
 
关于我

跫音得得,岁月如歌,对生命的最好诠释大概就是行走。一路上,或绚烂之极,或真水无香,洋洋洒洒地来去。不必刻意把什么攥在手里,心里有爱,肩头有情,抵御风寒,足矣……

网易考拉推荐

那些次第起落过的站台……  

2011-10-24 23:40:13|  分类: 记忆蕃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站台重温旧日时光 - 御笔临风 - 旧履新痕

       不是舞台,没有幕布,可是很多人和事,在那百余米的月台上上演,或结束。

       来来往往的身影,寻寻觅觅的目光,来去匆匆的脚印……真真是一出不管你是否唱罢,我他或她已登场的永不落幕的大戏。而且是分分钟,在不同的站台,或寂寞或热闹,人间的热剧就这样不间断。

       站台,干干净净,但抹不去的痕迹绵绵如一江春水般,新愁压着旧恨,离情锁着别意,怅然告别的手臂还在半空中挥舞,那泪水和拥抱和昨天一样清晰……

       站台,一个多深沉有趣的地方,它不着痕迹地收留了所有南来北往旅客的故事心事,又悄然无声地等你回来或再离去。

       只是,不知道是不是也有像我此刻,一路奔忙迁徙之后,再回头认取昨日的脚印,辨识从前的停靠,收集旧日时光的音容影像,哪怕是几颗细沙,也是别样晶莹。

       张爱玲说,时间太瘦,指缝太宽。

        其实,很多时候,不是指缝宽,而是心房太窄,承担不起那山一样的离绪,便只好把它留给这站台,这充满灰霾的城市,说不出名字的远山,飞驰而过的阡陌丛林。

       忽然想起那首诗,北岛的《归程》

      汽笛长鸣不已  /难道你还想数清  /那棵梧桐上的乌鸦   /仿佛凭借这点点踪影  /就不会迷失在另一场梦中

       陈叶和红色的蓓蕾  /在灌木丛上摇曳  /其实并没有风  /而藏匿于晨光中的霜  /穿越车窗时  /留下你苍白的倦容
       是的,你不顾一切  /总要踏上归程  /昔日的短笛  /在被抛弃的地方  /早已经繁衍成树林
       守望道路  /廓清天空

       年轻的时候,我们喜欢奔跑的感觉,喜欢简单轻松,喜欢风儿呼啸着掠过耳旁,似乎只有这样,才不枉青春年少一场。

        乱花迷眼,一路向南向南,人生在别处,也不甚懂的辨认方向,什么是珍贵,更不要说收藏了。

       回首时,才蓦然警觉,怀里的锚竟无处可抛,像浮萍一般踪迹不定,那些错过遗失的东西太多太多。

       从一个站台到另一个站台,曾经只有出发,没有归程。而今,任何一个地方,都会让我留恋,每一点回忆都可能令我盘桓。

       我急切地想捡拾回那些不只写满数字的日历,哪怕是枯叶,是蝉蜕,是微尘……我不想等老眼昏花时才作此旅行,朝花夕拾,不能等那花儿残败得辨识不出摸样才想起弯腰。趁着这口牙还结实,咀嚼才有滋味。

       国庆山东之行,时间充裕,想起久违的站台,回程选择坐火车。

        我想要再看看那些迎我来又送我走的站台,那些重重相叠加的脚印里,可曾还有我的印迹?在我记忆的底板上,还清晰着谁的挥手,谁的泪眼,谁的叮咛?

        可是,真的到要上火车的时候,我又有点后悔了。

        要送的人很多,我一一婉谢了。最后王老师,阿梅,朝华还是来送我了。

        三个人都会开车,车技都不怎么样。改建后的淄博火车站,十年后还是显出局促和窘迫。自诩为老司机的朝华开车,城里几条老街还是走得很顺,到火车站停车场却闹出了笑话,好不容易找到车位,竟然不会倒进去,挪来挪去好不容易把车头扎进去。看着让人担心,这样的司机竟然开了两年的车了。

       半个小时的候车,她们把我送到火车车厢门口,乘务员不让送站的上车,我一个人上车找座位,放下东西。可几分钟车厢过道已经挤满了旅客,想要挤下火车已经不可能。我只好拉开车窗的窗帘,看见她们三个正伸长脖子跑来跑去急切地寻找我,我使劲敲着窗子,她们终于看到我,而阿梅已经满眼是泪。我的心一下子被刺痛了,鼻子一酸……隔着厚厚的玻璃,没办法说话,我只好比划着让她们先走,免得更大的伤感。我一个人,走南闯北习以为常,她们却很少离开山东,离别总是令人难过。我后悔,不该让她们送的,如果能笑着告别,不是更好吗?她们恋恋不舍一步三回头地走了,目送着她们,那些温暖的感觉一点点离我而去……

        而接下来的一个人,又会是怎样的行程呢?没有汽笛长鸣,火车缓缓开出。我定定看着车外,又是一次长长的告别。明明是回家,却没有归程的喜悦,情感的河谷,五味杂陈。

       生活过那么多年的淄博,似乎还没来得及细看就已经远离了。只记得街道宽了,楼高了,车多了,只有蒙擦擦的天空还是老样子。

 站台重温旧日时光 - 御笔临风 - 旧履新痕
愣神的时候,已经到了济南,连个牌子都没拍上,只抓到一个“南”字。
站台重温旧日时光 - 御笔临风 - 旧履新痕
N多次来来往往经过此地,熟悉而又陌生的城市。有时候会感到她很近,有时候有感觉她很远。

站台重温旧日时光 - 御笔临风 - 旧履新痕

泰山站,原为泰安,因泰山在此,为炒旅游而改名。泰安,多好的名字,可惜了。

站台重温旧日时光 - 御笔临风 - 旧履新痕
徐州站  
站台重温旧日时光 - 御笔临风 - 旧履新痕
 火车在这个站换车头,改方向。
那些次第起落过的站台…… - 御笔临风 - 旧履新痕
      我所乘坐的T159/T162次火车,青岛到广州东。老公南下的时候,要坐36个小时,现在已经提速到25个小时,有空调也干净。
      在南方呆的久了,对火车上人与人之间的沉默已经很习惯了,但在这次火车旅行却是一个例外。一上车,人们就很自然的你帮我放行李,我帮你让座。满耳是熟悉的淄博口音,身边的人很自然地交谈着,感觉像是回到了几十年前。
      二十几年前,火车上的人都很热情,出门在外不易,人和人之间表现出来的都是善意和理解。那时,你去上厕所,可以把包交给邻座,绝对不用担心。而现在,即便你有这个胆量让别人给你看着,人家也不敢担责任。
      我一个人,中铺,为成人之美换了两次铺,最后竟然是下铺。
      我的沉默,也很快在对面中年人的搭讪下打开话匣子。一节卧铺车厢都是淄博乘客,一聊起来,对彼此单位,住址都很熟,有的竟然有相同的认识人,乡情乡音,是最好的纽带,一块吃美食,聊天,前后左右的人都如旧相识一般。
       这样的感觉,在广州上火车是没有过的。
       回来后,佛山“小悦悦”事件发生,一位北方的同事说,这种冷漠见死不救没人性的事情,在北方是不会发生,我也暗想,在山东应该不会发生。山东人重义轻财,和南方人的各扫门前雪独善其身是不同的。
       26个小时的旅程很愉快,下火车的时候,我的东西多,有两个人帮忙,大家还留下了联系方式。
       我很庆幸,坐火车时间虽有点长,但却是我山东之旅的一个圆满的句号。
       世界依然温暖,这让人对生活充满信心。
  评论这张
 
阅读(13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