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旧履新痕

我哒哒的马蹄是美丽的错误,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

 
 
 

日志

 
 
关于我

跫音得得,岁月如歌,对生命的最好诠释大概就是行走。一路上,或绚烂之极,或真水无香,洋洋洒洒地来去。不必刻意把什么攥在手里,心里有爱,肩头有情,抵御风寒,足矣……

美人中的美人  

2010-03-11 17:43:46|  分类: 记忆蕃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午洗完衣服,给爱车加油,离上班还有一段时间,慢慢开着车,听歌。

         不经意间,一句歌词溜进耳朵,“慈祥的母亲,是美人……”

          淡淡的,没听清晰,又听一遍,“慈祥的母亲,是美人中的美人……”

         我心一动,笑了。

         美人中的美人,真好!

         第一次听到这样歌唱母亲的,美人中的美人,是啊,母亲,是至爱之美的化身。

         大概是因为年龄一天天增长,而惊恐于岁月与我之间对母亲的争夺,我把更多的时间拿来陪伴母亲,眼睛里总是关注母亲的一举一动,心里柔软得像一汪湖水。

         早上5:00,母亲起床了,把早餐做好,上楼念经。

         我6:30起来,跑步,7:10回来洗漱,吃饭,高声和母亲道别去上班。

         中午12:00之前,下班,进门的第一件事是大声喊,“妈,我饿!”

         母亲从厨房伸出头来,“这孩子,什么时候能长大?!”端出饭菜。

         吃晚饭,老公或我洗碗,母亲回屋摆牌。

         每天例行功课,用牌给每个她牵挂的人算一天的运气。做生意的姐姐,工作的侄女,种地的哥哥……当然也有我。

       午休后,我们上班,她又开始念经了。虔诚的态度,连我们都感动,老公说,谁成不了佛老妈都能成佛!

       下午下班,回到家里,晚饭也已准备好了。

       母亲的妈妈菜,没什么花样,排队搭配都是以不浪费为原则。

       晚饭后,我一般会陪她玩牌,一种和麻将一样的纸牌。

       玩牌之前,我问她,今天算了吗?我有没有财啊?

        她笑,有。拉着长音。

        我知道她在骗我。不用问,2分钟后她自动坦白,没有。你二姐有。然后把今天给大家的算命情况一一汇报。有的时候还会强调,很准的,你看你二姐,天天有酒,她就是爱喝酒。

       我很当真地点头。

       牌局就设在母亲的床上,天冷的时候,她会打开电热毯。每个人分好筹码,开战。

       母亲牌技很好,手气也不错,常常一开局就赢。

       我威胁她,再不让我赢,我不玩了。

       母亲很开心地笑,这孩子,多大了,还得哄着。

       玩不了几把,19:10,她的电视剧来了。

       母亲每天在固定的时间看她的电视剧,什么《我的兄弟叫顺溜》《特殊使命》《东方朔》《神探狄仁杰前传》……

       最近,母亲看的是《解放》,边看还边教育我们,这新中国来的多不容易啊,可得好好珍惜!

       看完一集电视剧,她准备睡觉了,9:00前上床。

 

       母亲,我有记忆的时候,她就是一个脑后挽着籫的老人。

        其实,那时母亲一点都不老,40多岁,但乡下女人,穿着蓝灰粗布偏襟布衫,每天下地,水里泥里干活,回到家里又要照顾一家老小,鸡鸭猪鹅,张着嘴的都要喂。经济短缺与身心疲惫,母亲的日子像打仗一样,她自己都不记得还有过青春,有过靓丽。

        但是,我知道,母亲确实年轻美貌过。

         家里有一张照片,母亲、邻居大娘和早夭的一个姐姐。母亲回忆,那是卖完野菜赚了点钱,大娘说去照个相片,她不好推脱。

        长瓜子脸,大眼睛双眼皮,鼻梁直挺,皮肤白皙,嘴角微微上翘,长发披肩,穿着一件偏襟大衫。面部没什么表情,眼睛很亮。那是母亲早年唯一的照片,那时应该也有30多岁了吧!

        母亲18岁下嫁给父亲,19岁生了大哥,41岁生我,42岁时父亲去世,拉扯着5个孩子一辈子含辛茹苦。

        在我童年的记忆里,母亲一刻不停地在劳作。早上三四点钟起床,把饭菜放到锅里,叫姐姐起来烧火,把猪喂饱,自己下地干活了;七八点钟回家吃口饭又下地,干一上午活,中午回来,一进院先搬下猪槽子,喂鸡,赶紧抱柴草做饭,吃完饭收拾一下又该下地了,田里忙活一下午,晚饭还是她自己操持。哥哥姐姐,干活的,上学的,他们回到家就跑出去玩,没人帮妈妈做事。母亲从来也不说,她忙得像说话的时间都没有。晚上,收拾完,还要做针线,我们的夏装冬衣都是妈妈一针一线缝的。

       那时,秋冬季节,母亲是最遭罪的。秋收,掰苞米,割高粱,秋露重,天又冷,母亲的手皴裂得厉害,口子像小孩的嘴巴,流出血,那么坚强的母亲痛的嘴里发出嘶嘶的声音,苞米、高粱头上都浸染上母亲的血。

       那时,家里我最小,像一个尾巴出出进进跟在妈妈身后,我能帮母亲做的就是烧火。

       一次,看见母亲手咧得流血了,我用嘴帮妈妈吹,母亲抱紧我,说,你什么时候能长大呀?!

       母亲,当我从小女孩成长为少女,知道擦化妆品的时候,工作后喜欢买新衣服时,偶尔会为她感到遗憾。一生的时光,匆匆忙忙,劳劳碌碌。从来没有为自己做过什么。

       但是母亲的美丽是掩不住的,尤其是老年,她的慈祥与善良、淡定与从容,在眉宇间在微笑里……

       慈祥的母亲,是美人中的美人……

美人中的美人 - 御笔临风 - 旧履新痕

和母亲在天河公园

      

  评论这张
 
阅读(117)| 评论(1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