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旧履新痕

我哒哒的马蹄是美丽的错误,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

 
 
 

日志

 
 
关于我

跫音得得,岁月如歌,对生命的最好诠释大概就是行走。一路上,或绚烂之极,或真水无香,洋洋洒洒地来去。不必刻意把什么攥在手里,心里有爱,肩头有情,抵御风寒,足矣……

网易考拉推荐

返璞归真  

2010-11-07 23:29:16|  分类: 记忆蕃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晃10年,期间有两次匆匆相见,这一次,有了一天的停留相聚。

       10年,又仿佛一瞬间,他依然是原来的他,我依然是原来的我。两条平行线,不近不远。

       10年前,他见到我们一家,在经济发展前沿的深圳。他蹲下来,拉着女儿的手,叫“舅舅”,女儿很乖,很大声地喊舅舅,他开心地笑。应该从那时开始,他就把自己定位在大舅哥、舅舅和长兄的角色。有点一厢情愿,也有一点让人感动。

       前天,他女儿毛毛回来了,说想见见姑姑,很温暖又有点突兀的理由。应邀飞车过去,说好5:00前到。3:00的时候,刚从广深高速唯一的一个临时收费站小憩上路,接到他的电话,问走到哪儿了,雨天路滑,开车小心点。

       惊奇,看老公的手机,果然有未接电话,是他的。大概我们在服务站的时候。

       这些年,他没给我打过电话,都是跟老公联系,他们是哥们,我倒变成了配角。

       1998年,同学庐山聚会,我们毕业后第一次见面,他已经是一个小老板了。聚会后,力邀我和班长过深圳,并买好机票。那是我第一次到深圳,一切都很新鲜。我们就住在他家里,我和他夫人住地上,孩子睡床。见到他夫人,他也是命令口吻介绍,你大嫂!呵呵,大嫂!

        我和大嫂一见如故,她长得很大气,高高大大的,高鼻梁,大眼睛,人很温和。后来知道,我们竟然是一个中学毕业的。

        他还是那样快言快语,讲他这些年孤身下海南,闯深圳的经历。割橡胶两手开花的老茧,三亚街头买报纸,为口袋里一元多钱是吃一碗面条还是买瓶啤酒掷硬币,深圳的落脚,创业,跌沓起伏的事业,三教九流的交往,竞争,打拼,红的,白的,黑的样样全能。然后总结,马克思说的对,资本积累过程是血淋漓的。那些经历让我这个从学校到学校没什么社会阅历的人,听得惊心动魄。

       当然还有他和大嫂的爱情故事,一样的荡气回肠。用现在的话说,孔雀下嫁凤凰男。大嫂家境好,城镇户口,个头长相都属上等,他呢,农村的,家境贫寒,兄弟姐妹一大帮,又是地质队的。天上地下 的两个人,愣是被他的穷追猛打痴情感化,大嫂背着坚决反对的家人偷出户口本,两个人登记结婚,住在地质队一间宿舍里,不久就有了女儿。

      80年代末,南下淘金大潮汹涌,他辞去公职,毅然下海。

      摸爬滚打,相濡以沫,终于有了自己的厂,自己的事业,实现了让老婆数钱数到手软的誓言。

       那次见面,我、班长、他,还有另外一个同学,说的话比上学四年说的还多。

       最让我吃惊的是,他在饭桌上,当着大家的面,说当年追我没追上。虽然一句笑谈,也还是让我尴尬。我立刻否认,哪有的事,玩笑开大了。其实,我也是第一次听见,当时隐约感到他对我比较好,并没往心里去。

      我和班长在深玩了几天,要走的时候,他说,有机会让你老公来吧,趁年轻改变一下现状,南边机会多。

      后来,有电话很正式地邀请。假期老公真的南下解放思想了,他们两个也一见如故。后来,老公也南下了,他们成了哥们。

      车在高速上疾驰,他好像算定了我们的时间,到高速路口,到市区,都即使有短信电话。很顺利见到他和大嫂,已经等了一会了。他,穿着长袖T恤,比上次见面瘦了一些,头发像是染过了,没那么多白的了,很精神干练。大嫂穿着薄毛衣外套,烫着卷发,样子也没大变。孩子和同学出去玩了。

        家,高尚楼盘,在一个山脚,很幽静。没有一点大城市的噪音与拥挤。

        停下车,上楼,门口换鞋,大嫂想得很周到,特意给老公买来大号拖鞋。

        超大的客厅,却很朴素,温馨。在这儿已经住了10年了,除了电视是新的,其他都有历史了,尤其是落地钟,半点正点准时报时,时光在走,家,不变。

      在来的路上,我还说,应该换别墅了吧?怎么也是亿万富翁了。

      老公说,差不多,大哥说让我们住在家里嘛!

      我心里别扭,干嘛要住家里啊?老公说客随主便吧。

      这会儿进了门,没有想象中的金碧辉煌,倒感到很亲切,大概是这种平和温馨,如果一切都是豪奢,我想我会很隔膜的。

      落座,大嫂漆上茶,说锅里煮着猪蹄,你大哥去菜市场买的生猪蹄,燎干净毛,自己煮的,她说你喜欢吃。

      我奇怪,你会做菜?我知道他之前不会,应酬,喝酒唱歌打球无所不通,人胖得都恐怖。

      “会,现在每天正点下班,买菜做饭,很模范呢!”

         晚饭前,大嫂的哥哥嫂嫂来了,帮忙做饭。孩子和同学也回来了,毛毛已经读研究生了,在一所法学名校。

       聊起孩子的未来,老大说,不想让她经商,也不想让她从政,初步定为是读完博士进大学当老师。女孩子,单纯一点好,这社会太黑暗太血腥了。

       毛毛大二时见一次,这会更成熟了,穿得很朴素。一说一笑的,还是那么可爱。

       最早见到毛毛就是在庐山上,那次十几位同学,有三个孩子带来,每一个都是宝贝,特别特别喜欢。他把毛毛交给我,说找你姑姑。一路上,我就全包下来了。他后来说,看见我对孩子那么亲,他的心一下子放下来,很感动。

       也许同学真的就是一种很特殊的感情,相隔多远多久都不会淡漠,还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对下一代的格外呵护和爱。

       晚饭,两位大嫂做一大桌子的菜,老大也上手了,亲自淋粉皮拌凉菜。一桌子菜都是家乡口味,96年的茅台酒,我也忍不住喝了两杯。

       饭后,聊的非常开心,细心地问老公工作,孩子上学方面的安排,打算。让我们不能懈怠,趁着年轻,还要多做一点事情,争取上事业高峰。也谈了一些社会现状,他自己的事业方面。还是那么深刻,犀利,直率。

        聊到11:00多,晚上,就住在家里,我和老公住主卧,他们两口子住书房,两个孩子住毛毛房。我和老公说,呵呵,还真像小姑子回门呢!

        第二天,早茶,和大嫂聊了很多,我能想得到他们经历很多事情,但她说的比我想的还要多。

        真的很佩服大嫂这个女人,从当初的穷光蛋到现在的富豪,她都是从容淡定的。期间老大也闹过一次外遇,我还电话老大,骂了他,警告他我只认一个大嫂。老大生意做大后上海,四川都开分厂,膨胀发热,后来都关门了,大嫂一直都是理性的。毛毛高考志愿报砸了,老大想通过人把毛毛办到北京某名校,大嫂坚决制止,说,不行,做人就该堂堂荡荡的,我可不想我的孩子每天提心吊胆生活。毅然把孩子送大西北。毛毛从天堂掉到荒凉的西北,哭闹,不适应,到慢慢长大成熟。四年的蜕变,立志发愤读书,一举以第一的成绩考到法学名校,父母老师都刮目相看。大嫂说,当时她自己把孩子送到兰州,压力很大,那时候哪敢想孩子会这样啊,天天被你大哥埋怨。现在松口气了,看来那时候决定是对的。

       我问毛毛,你觉得你是富二代吗?孩子很不好意思地啊了一声,说,哪有啊?姑姑,我很节省的,我的衣服很少超过100的。

       这真是一个很不一样的家庭。

       老公说,老大是返璞归真了,不再是当年的打打杀杀,血气方刚了。

        公司做大了,实力有了,名气出来了,他现在每年接几单生意就够了。

        他把自己的底线划得清清楚楚,自己硝烟战火里趟是没办法,但亲人没必要过那样的生活。

         这次见面,我好像看到人性回归的一个过程,当红尘散尽繁花凋敝,从容淡定的可贵便凸显出来。这是大智慧,但不是人人都看得清的。

        他说,他要用几年时间把脚步放慢下来。

       我们返程的路上,他打来电话,上高速了吗?别开太快。

       到家,我给短信告知他,他回,知道了,辛苦了!

       呵呵,这个一厢情愿的大哥,还是有点可爱。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