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旧履新痕

我哒哒的马蹄是美丽的错误,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

 
 
 

日志

 
 
关于我

跫音得得,岁月如歌,对生命的最好诠释大概就是行走。一路上,或绚烂之极,或真水无香,洋洋洒洒地来去。不必刻意把什么攥在手里,心里有爱,肩头有情,抵御风寒,足矣……

(原创)是导师出场的时候了?  

2009-09-18 17:58:13|  分类: 教育评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李燕杰到邹越

        是演讲家出场的时候了?中国自古多得是师爷,现在是不是又有人生导师的需求?谁又能做我们的人生导师呢?

       在这个自由的、纷乱的、杂芜的,甚至良莠不分,善恶不辨、长幼无序的当下,人们的世界观和价值观,已经不是向左走或向右走那么简单。像迷失的羊群,需要头羊的带领和声音,趁着心灵的魔鬼还没长大,我们需要钟馗的大声断喝,需要仰起头,认准那颗指引方向的星星。

      同事发给我一个视频网址,打开,是“让生命充满爱”的演讲。他说,很不错!

       他推荐的正是邹越。

       昨天,从网上偶然看到邹越“让生命充满爱”的演讲。一个很有激情,声音充满磁性的中年男人,给满操场的学生、家长和老师的演讲。全场人似乎都被施了魔法一样,步调一致,眼泪稀里哗啦。起初,我觉得这和传销也没多大分别。然而,听下去,我还是被感动了,被震撼了。被责问的有点无地自容,惭愧和内疚把心揪得很紧。

      “爱祖国、爱老师、爱父母、爱自己”是这场演讲的主题。很平常的事情,很平凡的人、很普通的道理。而最简单的东西,往往最有力量。不要说前两者,只是爱父母爱自己,我们做得怎么样呢?像邹越说的,我问自己,有多久不曾仔细端详母亲的容颜了?在一个屋檐下,只是一天天感受母亲的衰老,只是一味地让她吃好、穿好,以为这样就是孝顺了。昨晚,回到家里,和母亲共进晚餐,然后,陪她聊天,看电视。一天没回家了,这个时侯,明显可以感受到她的高兴和满足。

       什么时候起,我们的教育里忽视了爱?以为爱是理所当然的,何必挂在嘴边上呢?错了,心中有爱才能表达出来,一个不会表达爱的人,心里有没有爱是要打个问号的!

       什么时候起,我们厌倦了说教。上个世纪80年代初,李燕杰、曲啸一批演讲家,在大学、工厂、部队,为塑造青年人的心灵奔走呼号。记得很清楚的是李燕杰的“塑造美的心灵”,听过演讲还不算,还要买来书、磁带来看来听。那个时候(大概是20年前),知识贫乏、信息闭塞,青年人对未来都很迷茫,迫切需要精神导师。李燕杰、曲啸一批演讲家让我们看到了方向。让我们知道如何完善自我,人间正道是什么。

       1988年1月,“蛇口风波”。李燕杰、曲啸等3位“青年教育专家”来到蛇口与当地青年座谈。导火索是由曲啸的一个关于“淘金者”的说法引起的。曲啸说:淘金者不是为深圳特区的发展来创业的,不是为了创业献出自己的全部力量,而是看上了这样一个经济非常活跃、利润很高的地方,为了个人利益到这里来……这番话在当时处在改革开放前沿的蛇口是多么的不合时宜,遭到蛇口青年的诘问也是可想而知的。几位名噪一时的青年导师成了不受欢迎的人。时任招商局第29代掌门、蛇口工业区负责人袁庚,对此发表“我们不欢迎教师爷式的空洞说教,听不得不同意见,甚至要问你是哪个单位的?叫什么名字?这种作风连我这个老头都不能容忍,青年人是不会欢迎的。”从那以后,青年导师们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

         说的是实话,但挡了人家的财路,不能与时俱进,被淘汰也是情理之中的。后来,百家讲坛捧红了于丹、易中天、阎崇年、钱文忠等学术宝贝。热过一阵子后,各种异议又纷沓而来。

         邹越似乎不一样,有海外背景,而且是爱国主义的巡回义讲。和钱撇清了关系,离崇高就近了。但中国人向来擅于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在人们习惯性的问号里,不知他能走多远?

        但,在洪水泛滥的时刻,我们毕竟还是需要一根稻草。

        邹越1964年生于长春,1991年从海外归来后,加入了全球教育培训网,并在全国各地展开《让生命充满爱》的巡回义讲,其足迹踏遍17个省市,每场听众成千甚至上万。在巡回义讲过程中,邹越组建起一支弘扬爱国主义精神的讲师团队,并于去年10月领衔发起成立了隶属于广东省文化传播学会的演讲团。

      不管是当年的青年导师,还是现在的海归演讲者,也不管其真正目的、动机是否纯洁,有一点我们是需要的,那就是爱的启蒙、爱的教育,爱的传承。这些最基本的最传统根基性的东西。

        在物欲与情欲横流的当下,被冲击的面目全非支离破碎。还有谁在奉行“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举目间,对生命的轻视、无视的事情比比皆是。醉酒驾车肇事致人死亡案、嫖宿幼女案、躲猫猫、开胸验肺……无奇不有、瞠目结舌。

      20年后的今天,我们是不是该回过头来想想蛇口风波中被说成“教师爷”的曲啸的质疑和担心?原来,有的时候当头棒喝还是需要而且有作用的。

        经过改革开放30年,我们富了,有钱了,然而,为什么我们更困惑更烦恼了?在金钱搭就富裕世界,我们感受的是冰冷、是隔阂、是欺骗和陷害、是不安和躁动、是孩子的网瘾和疏离、是夫妻的反目和怀疑、是团队的内讧和出卖……

        我们周围很多人信佛了,很多人信耶稣了,也有很多人失眠在醉酒之后,痛苦在一晌偷欢之后。这个时侯,我们才发现,内心的原落野荒已久,黑暗已久。需要一盏灯的指引,走出迷宫。也许这灯是暂时的,不能照耀终生,但是有了爱的北极星,生命有了根基,未来的路至少不会踏空。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8)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