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旧履新痕

我哒哒的马蹄是美丽的错误,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

 
 
 

日志

 
 
关于我

跫音得得,岁月如歌,对生命的最好诠释大概就是行走。一路上,或绚烂之极,或真水无香,洋洋洒洒地来去。不必刻意把什么攥在手里,心里有爱,肩头有情,抵御风寒,足矣……

(原创)(杂文) 那是忠诚永在  

2009-07-14 17:53:37|  分类: 迷眼乱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母亲又上楼开始念经了,这样的高温,于她好像浑然不觉一样。

       在人人都浮躁得不知所往的当下,母亲是遗世独立的经典,她忠诚她心中的佛祖,忠诚生活中的每一个日子。一天又一天,很枯燥的重复,很欣然泰然的重复。老公说,老妈那是迂腐,我说,那是忠诚永在。

       在被很多欲望争夺的时候,无法捧一本书或安心写点东西的时候,我会呆呆地望着坐在佛前念经的母亲。安静的心无旁骛的样子,真是让人羡慕。

       母亲的时间安排的很有条理,早上5:30起床,给我们准备早餐,上楼烧香,练动功。我们起床后,和我们一起吃饭,我们上班时间她开始念无量寿经,11:00的时候开始准备中午饭,中午小睡一会,我们上班时她又开始念地藏经。期间,她还会洗洗衣服,做做家事。84岁高龄,在我这儿柴米油盐地操持着,一点都不糊涂。

        今年五月,接她来的时候,感觉她是懵懵懂懂的,很多时候对事情都没反应。回老家这4年,她要么一个人住,要么在哥哥家或姐姐家,都不让她参与家事。大家都不想母亲劳累,当然也不愿母亲介入而改变自己家的生活习惯。劳碌一生的母亲被边缘化了,她很不习惯,但慢慢的也只有接受。

         我回去接她的时候,她说不去了,也活不了多久了。人也很萎靡,强打精神的样子,不由得让人担心。临走前作了体检,血粘稠,血脂偏高。

        但到我这儿来之后,母亲再也没念叨头晕过。又回到4年前的日子,母亲又找到了自己。从1990年到2005年,15年的时间,母亲都和我们一家在一起。

        父亲早逝,母亲已经习惯给孩子们安排生活。那样艰辛的日子,她就一天一天地很忠诚地对待着,5个孩子都长大成人,结婚生子,她又开始为孙男外女操持。她自己说劳碌命,一闲下来反而不舒服。

       刚回来的时候,本来不想让她做事,我和老公商量,对老人来说被人需要是最好的爱,她在做事的同时可以锻炼智力,动脑筋,防止老年痴呆。这样,一样样教她使用厨房电器,家里的电器,鼓励她动脑筋,为她的每一个进步大加赞美。一个月的时间,母亲已经应对自如了。

       呵呵,饭菜几乎每天都一样,母亲吃素,我们两个也不吃荤了。实在撑不住了,偷偷出去吃一顿,或自己动手换换花样。

      家有老人,而且是高龄老人,每天一下班便急急忙忙往家奔。一次,本来想出去办点事,往家打电话,几次都没人接,吓得我们又拐回家。一进小区,我的腿就不听使唤了,因为中午我上班的时候,母亲还在睡觉,这在她是极为少见的。一向能磨蹭的我使劲往家跑,跑上五楼,开第一道门,心已经提到嗓子眼了,心里只默念阿弥陀佛。开第二道门,大声喊妈,汗都下来了。也就几秒钟,感觉很漫长,母亲从厨房出来,“这孩子,又在耍贱!”还是一脸的慈爱。真想给上天磕头啊,我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妈呀,咋不接电话那,吓死我了!”

       经过这一次,我明白,现在我们要全力做的是孝顺老人——双方的父母。

      世事纷争,红尘颠倒。 无论如何迷茫,无论对社会对工作对环境怎样的困惑,无论如何不屑和摇摆,唯有亲情,是我们最后的忠诚。

       忠诚,多么青春、热血、革命或者说神圣的一个词啊!

       昨天,把电视剧《潜伏》主题曲深海放进博客音乐里,每一次听,都会热血沸腾,然而很可悲的是,我们已经找不到为之忠诚的东西了。

        仰望天空,没有旗帜,也没有星星。

        连可信任的人和事都稀罕,谁或什么,还有资历有理由拥有忠诚的神圣?

        网上说,季羡林身后财产处理将是一个难题。众所周知,季老爱国,一生忠贞不渝。当年是要把收藏交给北大的,不料后来弄出一波藏画流出被拍的闹剧。北大副书记夫人任季老秘书后,老人失去了自由,对自己的财产也不能掌控,还几次写信给国家最高领导人,可见事情之严重。但这样的事被披露后,北大并没有把处理结论给公众。

       以98岁高龄,季老当然知道驾鹤西去是早晚的事,以他的智慧当然会对后世有所交代,但老人家没有留下遗嘱。不知道是不是对被辜负的寒心,或根本就没有可值得信任的人?如果这些国宝不能交到国家,反而会被某些人打劫中饱私囊,那还不如留给家人呢!具体怎样,谁都无法揣摩,只是老人的沉默,让这个谜越发扑朔迷离。

        大师走了,央视新闻里,主义还在高扬,红旗还在飘荡。我多想一切都像看到的一样,不用质疑啊!可是,谁能告诉我,那曾让我们感到骄傲的品质——忠诚,去哪儿了?

       “我的泪水是无敌的深海,那是忠诚用在……” 难道信念也在潜伏?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8)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