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旧履新痕

我哒哒的马蹄是美丽的错误,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

 
 
 

日志

 
 
关于我

跫音得得,岁月如歌,对生命的最好诠释大概就是行走。一路上,或绚烂之极,或真水无香,洋洋洒洒地来去。不必刻意把什么攥在手里,心里有爱,肩头有情,抵御风寒,足矣……

(原创)又听秋蝉  

2009-11-02 11:53:16|  分类: 记忆蕃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1月,应该是深秋了。天气预报说今天降温,且是黄色警报。在炙热的南方,还真想不出降温的感受。

       遥远的北方已经下了第一场雪,而那里已经不见了你和我。

       清晨,偶然听到蝉声,那么凄清,短促,很快就消失了。还没有找到那震动的翅膀呢,像一阵不经意的风,像梦幻中的耳语,蜻蜓点水一般,留下无尽的惆怅氤氲在这个静寂的早晨。

      回首,已是20多年前的往事。时间,是一件多么柔软又坚硬的利器啊,我们,是两只无助的风筝。谁都不知道自己的天空在哪里,只是奋力地飞着,不要羁绊,不要停留。于是,当年的伙伴留下身后一席狼籍杯盘,散场!

      依稀的记忆,在某个风起的日子,还会来造访。

      那个小小的山城,那间实在是称不上大的大学。天空总是灰色的,路总是上坡下岗,还有那去声很重的方言不绝于耳。食堂里的菜很便宜,2毛钱,粥是免费的,牛肉包子最受欢迎,只要1毛钱,发面的,厚的皮,一卷,里面是一个大大的牛肉丸,既实惠又好吃。

       那几年,不断地有新面孔住进我们的单身楼,天南地北,那么一间小小的学校,竟然汇聚这么多大学生。更奇怪的是,大半是单身青年,似乎是为了某种缘定三生,才再次相聚。

       你和我便也是在那里遇到自己的爱人,成家,起锚,开始新的漂泊。

       那些青春恣意的岁月,快乐、迷茫、困惑……我们聊最纯粹的文学,写诗,办杂志,不知道未来,只彩绘着现在。

       记得,你喜欢抱着吉他,坐在我的对面,给我演示和弦,几乎每一次,你都会弹《秋蝉》。一边弹一边唱,目光游移,我还在琢磨指法,你却独自沉醉。

       听我把春水叫寒/看我把绿野催黄/谁道秋霞一心愁/烟波林野意悠悠/花落红花落红/红了枫红了枫/展翅任翔双飞燕/  我这薄衣过得残冬……

        那样的黄昏,那样的午后,淡淡的忧伤,在房间里弥漫。

        那样的年轻面庞,那样率真的歌声。

        我们老是黏在一起,囫囵吞枣地读一些经典,找到一首好诗,两个人都喜不自禁。

        心血来潮的时候很多。一次在我宿舍彻夜长谈,你同宿舍舍友以为你夜不归宿。结果,半夜3:00,准备返回宿舍的时候,刚打开门伸出脑袋,发现你同屋的Y的男朋友正睡眼惺忪地从你的宿舍出来,我们两相视伴个鬼脸,缩回脑袋,偷笑。你兴高采烈哒哒哒跑回宿舍,一向马列主义对外的Y脸都绿了,结结巴巴解释,你一挥手,我困了!

      无事可做的时候,便跑去看电影,在那个满是尘埃的小城,看老电影,把自己凝固在时光里。

       那年第一场雪,一大早就去男教师公寓敲门,不知道阿浩的女友住在他们宿舍,莽莽撞撞地冲进去,邀约一块去白石洞赏雪,阿浩尴尬地笑着挡在门口,好奇地往里面一看,床上,他的女朋友正在把被子向上拉,眼看一个脑袋缩没了。我们相视伸一下舌头,跑出来,爆发一阵大笑。

       几个男生还是被我们的热情感染了,一行7、8个人,向白石山出发,一路上,雪还在静静地下,没有一点风,美丽的六角花,一朵朵散淡地落在树上、路上、石上……

       空谷幽径,没有一个人,我们现实屏住呼吸,张开双臂,陶醉在大自然的怀抱里。突然,不知是谁扔出第一个雪球,立时,硝烟四起,笑声大作,一路追逐一路奔跑,打到山顶,每个人都出汗了,头上冒着热气,眼睛、眉毛立刻上了霜……

        回来时天色已晚,找一家火锅店,大吃一顿,你说,这才是最好的句号。

        单身的日子,生活总是交融在一起。过中秋,郊游,聚餐……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单身楼上的老面孔在一个个消失,调走的,结婚的,那些花儿草们都各有归宿了。

       在一次学校分房前,你和W领证了,买家具布置新房,回老家结婚……爱玩的你满心欢喜地钻进城堡。

        不久,你和我说,要离开这个小城,你不想让自己的孩子在这样闭塞的环境下出生。后来,你真的走了,之后,我也离开了。

         听我把春水叫寒/看我把绿野催黄/谁道秋霞一心愁/烟波林野意悠悠/花落红花落红/红了枫红了枫/展翅任翔双飞燕/  我这薄衣过得残冬……
         
分别后,我离原来学校比较近,竟然有电话打到我这里,说你出事了,离婚了。我说绝不可能,其实,我也并不知道你的消息,只是心里那样坚信。

        那个小城,那些我们不曾深交的人,原来竟对我们怀有深深偏见,他们自己守成,情愿做井底之蛙,对离开的人还抱有敌意,恨不能每一个离开的人都过得不好,那样的消息在那里疯传着。

        不久,终于联系上你老公W,他说从日本来了一封信,一个女人向你们抗议,要捍卫她的婚姻。

        我知道那个女人,也知道那个女人的丈夫,是那个男人的一厢情愿,事情的原委我很清楚。我奇怪你为什么不解释呢?可以说清楚的。后来你说,如果没有起码的信任,我要这婚姻干什么?

       后来,再见面时你告诉我,第一、女人不能太强;第二、有老婆的男人碰不得。

       然而,你还是一如既往地要强,你做课题,做项目,转让专利赚钱,同时拼英语。终于,通过英语出国考试,1999年,一家人技术移民到加拿大。

      我也一路南下,我们的联系越来越少了,现在竟然无从联系了。只记得最后一次电话,你告诉我你可以用英语和当地人对骂了,然后哈哈大笑。

      一只漂洋过海的风筝,拥有的是高远的天空和无尽的自由,还会回来吗?那些年轻的记忆在某个异域的夜晚,还会在香茶氤氲的时候显影吗?那把老弹吉呢?加拿大的秋天也有秋蝉吗?

       听我把春水叫寒/看我把绿野催黄/谁道秋霞一心愁/烟波林野意悠悠/花落红花落红/红了枫红了枫/展翅任翔双飞燕/  我这薄衣过得残冬……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1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