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旧履新痕

我哒哒的马蹄是美丽的错误,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

 
 
 

日志

 
 
关于我

跫音得得,岁月如歌,对生命的最好诠释大概就是行走。一路上,或绚烂之极,或真水无香,洋洋洒洒地来去。不必刻意把什么攥在手里,心里有爱,肩头有情,抵御风寒,足矣……

生如闪电之耀亮  

2009-04-27 20:42:54|  分类: 迷眼乱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柴静写《陈虻不死》,原来,还可以这样做人?

      没有自我,只有真相和批判,这样的人,鬼神共敬畏。

       陈虻是“东方时空”的制片人,那是一次电视节目的革命,从早晨6:00多,到晚上,重磅轰炸着老百姓的视觉神经,让全国人民为之兴奋。“讲述老百姓自己的故事”那是一次划时代的革命,之后,各种创新让人应接不暇,陈虻隐没在幕后。去年,陈虻死了,癌症。我突然明白,他那样的人也会死!尽管我不是很了解他,但我可以感觉到他的强大,锋芒毕露。“木秀于林风必摧之”,风没有撼动,死神却妒忌了。

       陈虻,让我感到惊奇,人和人可以这么的不同。柴静说,很多人遇到问题都采取比喻或迂回过去,陈虻不,他是直直地穿过去,直达事实的腹地。这个世界,如果真相还有力量,那便是因为他(他们)的以身相许!

        事实上,你打开许多报纸,打开电视,看到的都是歌舞升平,一片祥和,伪善的笑容和麻木的目光。社会的真相与百姓的真相像海底的冰山。“焦点访谈”“新闻调查”这些还可以看的节目,也是经过层层审查之后,犹如鲁迅笔下坟头上的花圈,惨淡的几朵,象征而已。

       想起那首诗:“我是宝剑,我是火花,我愿生如闪电之耀亮,死如彗星之迅忽”陈虻当得此诗。

       陈虻,又让我感到做人的绝望 。天下熙熙,天下往往,红尘中满眼的俗人,为利来为欲往,在利欲面前,甚至可以铤而走,险脸面良心全然不顾。我们做不到陈虻,我相信很多新闻工作者都做不到。

      有时, 我又为陈虻感到可笑和不值,他捍卫的是谁?百姓?社会底层?他就像唐吉歌德,一把长矛刺向风车。斗士,你的敌人呢?

       这个社会,人们的价值观念已经被颠覆得七零八落,很少有人会像他那样,把真相作为职业理想的大旗。真相,真是可怕的东西,辞世之前他是不是也看到了这些?他是怎么想的呢?神武地捍卫自己的一生,一定是这样的,宝剑的光芒划亮星空,那一定是他,一个完美的谢幕!

       可是, 你身后的那些生命呢?

 生如闪电之耀亮 - 御笔临风 - 旧履新痕

 陈虻

       生于1961年8月30日,2008年12月24日逝世,享年47岁。著名电视人,生前曾任中央电视台新闻中心评论部副主任,20世纪90年代初,曾在《观察与思考》做记者。

       1983年哈尔滨工业大学光学工程专业毕业,毕业时被分到航天工业部团委,1985年进入中央电视台,先后在《人物树林》、《观察与思考》栏目做记者。1993年7月加盟《东方时空》,出任《生活空间》制片人,提出“讲述老百姓自己的故事”的广告语。1996年获全国十佳制片人。1997年组织召开了北京国际纪录片学术会议。2001年初赶美参加伯克利大学“媒体与社会发展国际研讨会”。2001年1月,担任新闻评论部副主任,主管《实话实说》、《新闻调查》,2001年10月主管《东方时空》,并兼任该栏目总制片人。在多年的电视新闻工作中,陈虻的创作经历,十分丰富,收获颇多。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1)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