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旧履新痕

我哒哒的马蹄是美丽的错误,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

 
 
 

日志

 
 
关于我

跫音得得,岁月如歌,对生命的最好诠释大概就是行走。一路上,或绚烂之极,或真水无香,洋洋洒洒地来去。不必刻意把什么攥在手里,心里有爱,肩头有情,抵御风寒,足矣……

女儿的新作  

2008-07-02 10:20:15|  分类: 高考纪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穿过高考后的迷雾

 

高考结束后,清闲的日子并没有过很久,从6月23日开始,学校组织一系列活动,高校现场咨询会、填报志愿咨询会、家长会……每个人都被分数的阴影所笼罩。

 

 

在志愿咨询会上,同学们分享最近行尸走肉般的生活。

尤其是失眠。每当一想到分数,总有一种莫名的心悸,恐慌,太多不可控的因素,让我们无所适从。

 

天哥故作严肃地说,6月27号,我将接受上帝的审判。

6月27号11点——广东省公布高考分数和分数线的时刻,所有人很快地发现网路塞车,交通瘫痪了,QQ成为最好的通讯工具。QQ群里,大家互通有无,实时滚动播报着最新的成绩状况。

我很不情愿地拨通了查分电话。电话里,程式般的超慢速女声简直就是用来急死我们这些心急如焚的考生的。

602。心瞬间沉了下去。

还好还好,以我那时的考试状态,这个成绩已经很好了。迅速地自我安慰。

随着大家一个一通报成绩,我嘴角不禁扯出一抹苦涩的笑意,曾经的年级前五,现在沦落到了哪里?

班上永远的第一考了661,大家都被狠狠地吓到了。第一反应是应该祝贺,可胸口蔓延开来的酸涩让我无法敲下任何一个字。

这,或许就是人与人的差别。

 

怀着类似这样的心情,大家在QQ群上叫苦连天。我们忽略了那些没有发出的声音。以至于令我们始料未及的事情发生了。

分数出来后,同学们做的第一件事,竟是大吵一架。

 

班上有名的才女已获得中大自主招生的资格,谁知她的成绩连重本线都没达到。

童年好伙伴,向来聪颖的朋友在南京也失手了,竟然连二本A都没上。

开朗的学生物的好友,总分只有472,准备复读。

这世界上的事总难遂心,太多预想之外的事情发生,高考,让我们脱轨。

 

 

北大清华人大复旦南大武大,所有文科生的终极目标;

中国政法对外经贸中央财经

啊!我看南大多妩媚,可南大看我却不是那么一回事!

好的学校上不去,差的学校不肯上。

这是像我一样不上不下的学生最矛盾的心声。

 

回校向老师咨询,班主任说,就上广外嘛!

心被狠狠地蜇了一下。

如果辛苦这十几年,只是沦落到一个广外的结局,试问有谁能甘心呢?

 

晚上,家里气氛凝重,父母与我的三方会谈一直开到凌晨。

爸爸说,不好报,这个分数段的人太多了,竞争压力太大。妈妈说,还是求稳吧,稍低一点,选个好专业,专业可是一辈子的事。

几位同学好友又在QQ上晃了,A,我想上中大,高出重本线18分呢,没问题吧?B,我二本,上广商什么专业好啊?C,哈尔滨医科大学,拼了,我看谁还有我这勇气?

翻着厚厚的招生专业目录和报考及填报志愿指南,那儿是我的归宿呢?这么多学校,都上不去?愤愤宣布:哪所大学录取了我,它就是全中国最好的大学!

现在这句话绝对是我们自我安慰的良方。

爸笑着打趣:“北大最不好了,你看它出了个范跑跑。”

妈也凑热闹,内蒙古大学吧,美丽的草原,好吃的牛羊肉,很对你的胃口。

 

曾以为,出分后报志愿会好很多,可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

面对这么多的大学,我们头昏脑胀。

没有人能弄清,西南政法,中南政法,西南财经,中南财经,这些X南XX之间到底有什么区别。更不明白明明都叫西南,一个在成都,一个却在重庆。

西北大学居然在西安,山西属于中部地区吧?

长安大学该不是天天在电视上做广告的长安医院的协办人吧?

 

走到这一步了,反而更加迷茫。

盲从的想报经济,但从来不知道自己真地对经济有兴趣吗?

不明白什么是财务管理劳动与社会保障社会工作,社会学,是出来混社会的吗?

金融学是学炒股票的吗?为什么年年都那么火?

怎么各个高校都开广播电视新闻学,出来个个都能出人头地?

 

 

28号,高考出分的后一天,正是我的生日,妈妈带我去礼佛。

富丽的寺院,门口满脸堆笑的乞丐们,长达几百米的卖香和贡品等的街道,我忽然有种错觉,寺庙,才是私欲堆积的地方。

求名求利求长寿,人们一步一叩首。

妈妈说,18岁,你要独闯天涯了,以后没有爸爸妈妈在身边,所有的事情都要自己去面对,希望众神能保佑你平平安安。

寺院内,香烟缭绕,人们各自忙着,无暇也无心去看清别人的脸,他们在求什么,也和我一样迷茫嘛?仰视众位神仙,都垂目不语,合掌当胸,知道问不出所以然来,唯有感恩父母与天地。

礼佛已,走出寺庙,雨中广州煞是好看,心头忽然有一种莫名的悲壮。暗咬牙关,风萧萧兮珠水寒,王侯将相佞有种呼?

丢掉父母的奶瓶,洒家,下山去也!

 

 

(发表在<羊城晚报>7月1日B3版)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1)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