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旧履新痕

我哒哒的马蹄是美丽的错误,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

 
 
 

日志

 
 
关于我

跫音得得,岁月如歌,对生命的最好诠释大概就是行走。一路上,或绚烂之极,或真水无香,洋洋洒洒地来去。不必刻意把什么攥在手里,心里有爱,肩头有情,抵御风寒,足矣……

落红飘处春花发  

2008-12-26 16:19:54|  分类: 记忆蕃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同事H告诉我,老婆终于同意协商分手,开始开价20万,现在降到16万。而后苦笑,现在自己带着两个女儿,砸锅卖铁也没有那么多呀。希望我老公出面帮忙做工作。

       我说,你还是先稳住她,先别和W来往,你老婆也是很善良的人,趁她在你这里,一定把这件事搞定,千万不可以再拖到回老家,那你就死定了。这里是H的主场,回老家是他老婆的主场,出主意的人多了,再想了结就没那么容易了。

         H说,他现在态度极好,任老婆打骂,绝不还手还嘴,低头认罪,还应承带大一双女儿。他老婆的怒气也渐渐消了,既然婚姻无可挽回,打官司只能破财,不如友好分手。弱者受到尊重,事情得到化解,这倒是一个好消息,我恭喜他。

         24日,平安夜,和阿红去看电影,她从广州来,工作一周后周末回家。说道H的事,她说她非常理解,因为她和她老公就没什么感情,他们互不干涉,很少打电话。她说,这种事很难说谁对谁错,但一定要了结,画好句点。我吃惊地瞪大眼睛,冲到嘴边的话咽回去。呵呵,看来我真的是桃花源人,不知有汉哦!!!

       为什么会把婚姻经营的这样呢?我知道人的个性不同,但对婚姻的追求目的和承担的责任是相同的!难道真的是鱼已经上钩就不在撒鱼饵了?我觉得尤其是女人,要对自己的婚姻用心,专注。在共同生活中相互学习共同成长,如果两个人彼此欣赏,怎么会分开呢?H和他老婆都要在这次失败的婚姻中吸取教训,否则,真是白“死”过一回了。

      花心,找情人已经在这个世道见怪不怪了,甚至是炫耀的资本。痴男怨女男欢女爱,这是一个红尘颠倒的世界。

       没有和阿红讨论婚姻,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隐私。

        不加评论,当最后一块遮羞布扯掉,我们这些不习惯刺激的老人家,只有选择远离。

       像蜗牛一样,伸出触角试试外面的温度,又把头缩回壳里。阿红和她伙伴笑话我太单纯了,没有自己的世界,言外之意是没有自己的秘密。呵呵,还庄重宣布说要带我去学坏。老公说“我教了20年了,都没学会,看你们的本事了!”

       其实,我们根本不是一种人,我喜欢安静,坐在电脑前写东西,看东西,或者看看书,看看报纸,感觉非常满足,很惬意。他们都不坏,不过是喜欢聚在一起吃饭,唱K,打情骂俏,玩……可是,这种热闹正是我所怕的。我心里暗想,有时间我情愿泡在瑜伽馆,可无福消受这些噪音。静下来,这又是他们所不能的。呵呵,不是一条道的火车哦,属麻花的——满拧。

        我喜欢和老公呆在一起,聊天,喝茶或者逛街。想清静的时候自己做自己的。我们两个有很多相同的话题,教育的教学的时事的职教的文学的社会的艺术的……我们会第一时间把自己看到的好文章介绍给对方,好的理念,钦佩的人……生活20年,我总会在他身上发现闪光的东西,他的勇于担当,襟怀坦荡,对朋友对家人的仗义和责任。20年,在他一如既往的宠爱里,呵呵,我是他甩不掉的小尾巴。

       所以,我无法容忍背叛,也无法理解为什么有人安于婚姻的冰冷?为什么不检讨自己,不好好爱自己的爱人?也要等到落红离去才警醒吗?

         这个世界没有完美的男人或女人,有的是理解和包容;也没有不能挽回的冰冷婚姻,关键是不要等对方冻僵了在伸援手,只要你肯,不吝惜你的赞美,你的婚姻一定和谐,美满。

       落红飘处春花发,但愿城里城外的人都有一份警醒,从爱出发,尽享婚姻的美好,不要彼此弄得一身伤痛哦!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