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旧履新痕

我哒哒的马蹄是美丽的错误,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

 
 
 

日志

 
 
关于我

跫音得得,岁月如歌,对生命的最好诠释大概就是行走。一路上,或绚烂之极,或真水无香,洋洋洒洒地来去。不必刻意把什么攥在手里,心里有爱,肩头有情,抵御风寒,足矣……

香猪及其他  

2007-06-13 09:58:43|  分类: 御笔临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15前一天,CCTV-2报道住在上海的一老外,一年前买一头香猪作宠物,不料一年后此香猪长速惊人,成200余斤的肥猪。在小区饲养家畜,邻居们可受不了,将之告到有关部门。哈哈一笑之余感叹,老外就是老外,他们那里知道,在中国“死人”的事是经常发生的。
  比死人还让我诧异的是——猪已经荣升为宠物了!这不能不让我想起家母的养猪历史和饲养哲学。
  本人小的时候家境贫寒,为贴补家用家母把一个不算大的院子变成饲养场。以地位高低排序分别为猪、狗、鹅、鸭、鸡。当然我们姊妹几个也是家母的重点饲养对象,不过和禽畜们可不一个档次,我们管着它们,必要的时候可以建议母亲宰杀它们。
  我年龄最小,被指派看管一只老母鸡和17个鸡雏外加8只母鸡1只公鸡。鸡雏们很不听话,它们经常自作主张地溜进菜园子或茅厕,而这都是不允许的。一次我拿着木棍追撵,它们东跑西跑地和我捉迷藏,一气之下一棍子下去,一只鸡雏当场毙命。我想这下完了,可晚上向母亲汇报时,母亲并没在意,我窃喜。
  母亲在意的是那只有暴力倾向的猪。母亲说,你们四姊妹的学费都在这只猪的身上,好好喂吧。切豆饼,掠猪食菜,有时我们都舍不得吃的胡萝卜,母亲都给了那头猪,还说胡萝卜上膘。对那头猪我想我们是够卖力的,可却助长了它的坏脾气。有几次母亲不在家,我又搬不动猪槽子,它就一头闯进厨房,撕了米袋子,我赶它,它毫无惧色地向我逼近,吓得我只好躲进里屋。我学给母亲听母亲只是笑,说你不会离它远点。要是鸡的话我敢保证母亲肯定会杀了它。
  还是那只狗听话,哥哥用一块骨头训得它会拣帽子、转圈、倒立,哥哥常带着它威风凛凛地进出,哥哥不屑于我们这些鸡官、鸭官。不过每到过年过节,母亲让杀鸡的时候,哥哥都会拿到狗的面前,把鸡头往后一背,拔去脖子上的毛,用刀一抹,然后扔到狗的跟前,就听那狗没好声地叫。
  年底杀的猪并没卖上好价,母亲叹气说这人真难伺候,怎么又兴瘦肉型的了。我看管的鸡也杀得差不多了,除了那只狗,院子里清静了许多。
  看完电视,我打电话告诉母亲香猪的笑话,母亲说,快给你哥打了电话,他不是下岗了嘛,让他养几头香猪试试。我说,妈,哥哥的特长是养狗。母亲默然。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